网约车司机的故事:见证不同的人生片段 春节订单多到顾不上回微信

  • A+
所属分类:亚洲足球赛

原标题:网约车司机的故事:“马路英雄”见证不同的人生片段,春节订单多到顾不上回微信

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崔鹏

突袭的疫情改变了人们的出行选择,也让网约车司机压力陡然增加。他们要学会在保护自己的同时,保护好每一位乘客,以及赚取补贴家用的收入。在赵昆伦身上发生的很多故事,也是无数网约车司机的日常生活状态。

大年初一那天,也许是赵昆伦一年里最忙的时候。

“单子特别多,完全停不下来。”他能明显感受到人们的出行热情。今年因为大量人员留京过年,过节加班的职场人士和本地走访亲戚的乘客,让网约车需求暴增。

订单有时候多到他完全顾不上回消息,这是春节假期之前赵昆伦不敢想象的事情。

然而除夕当天,赵昆伦的收车时间却比平时更早。他早早关闭接单软件,和小队上同样留京的司机师傅在朋友家吃了顿饭,弥补不能跟家人团圆包饺子的遗憾。

几个看起来五大三粗的汉子,在寒冷的冬日里围坐在一起,摆满整桌热气腾腾的饭菜就开始“侃大山”。聊天的内容除了闲话家常,也离不开彼此的订单和出车经历,这是网约车司机们聚在一起最喜欢谈论的事情。

1999年赵昆伦离开家乡来到北京,在超过20年时间里,他先后做过汽车修理和汽车美容装饰等工作,直到2018年底成为网约车司机,每一段经历都跟出行有密不可分的联系。

在两年多时间里,因为这些队友们的帮助,赵昆伦从收入并不高的“菜鸟”,变成熟练接单抢单的专车司机。

突袭的疫情改变了人们的出行选择,也让网约车司机去年面对的压力陡然增加。他们要学会在保护自己的同时,保护好每一位乘客,以及赚取补贴家用的收入。

赵昆伦的大部分同事每天出车时长都在12小时左右。疫情时期大家的工作时间都有明显增加,每天要多跑两三个小时,才能达到与疫情前接近的收入水平。

经历了去年一整年的疫情考验,2021年的春节赵昆伦并没有回家休息,而是选择留守北京。在赵昆伦身上发生的很多故事,不仅是他一个人的经历,也是无数网约车司机的日常生活状态。

在疫情阻碍人们正常出行的日子里,他们正在成为新的马路英雄。在那些坚守的故事中,理应有网约车司机的一个章节。

“我们也害怕”

滴滴发布的数据显示,2021年春运首日,往返交通枢纽的订单较2019年下降43%。北京和上海下降最为明显,其中北京的数据量下降高达65%,这意味着今年有很多人并未返乡,而是留在当地过年。

这种特殊情况给某些城市的春节假期带来大量网约车出行需求,为了缓解供需矛盾,对于正常出车的司机师傅,滴滴给出总计3亿元的“春节坚守奖励”。

几位在北京开网约车的司机告诉《中国企业家》,春节期间每单都有司机服务费补贴,平台不做抽成,全部给到司机师傅。

疫情期间,网约车已经成为很多人出行的首选,尤其是日常通勤的上班族。

网约车司机每天要服务来自不同地域的乘客,这让很多人习惯性认为,乘客会担心有感染风险而害怕与网约车司机接触。“其实我们也害怕。”赵昆伦说。北京防疫形势最严峻的时候,妻子担心他的安全问题,劝过他要不要先回老家休息两个月,等形势稳定了再出车。

赵昆伦最终留在了北京。疫情平稳之后,赵昆伦的订单量很快就恢复正常。有不少人担心乘坐地铁和公交车的人太多,“太挤了不安全”,转而选择乘坐网约车出行。

做网约车司机的这两年多,赵昆伦每天都在见证不同的人生片段。

在去年初的疫情攻坚阶段,一共有超过16万名司机自愿加入滴滴组建的医护车队,免费接送接近4万名医务工作者。赵昆伦也是其中一名志愿者。“虽然我就接送过一次”,他依然对这段经历感到自豪。

在平台的指导下,网约车司机们普遍采取了严格的防疫措施。

赵昆伦定期从公司领取一次性口罩和消毒液等产品,每名乘客下车之后,他都会用消毒液擦拭乘客摸过的门把手和座椅。滴滴还推出了AI口罩佩戴识别的功能,监督司乘人员认真佩戴口罩。

去年12月起,滴滴开始集合平台上的网约车司机注射新冠疫苗,大部分司机都在1月底完成全部疫苗注射。平台上的快车和专车统一安装了塑料防护膜,隔离前座司机和后座乘客。

受到疫情影响,去年很多人的工作和生活都不尽如人意,但赵昆伦依然能在出车过程中感受到温暖的瞬间。

去年底赵昆伦遇到过一位女乘客,凌晨1点左右在三里屯上车去百子湾。在还有一百多米就到目的地时,她让赵昆伦停车等候,说要去旁边的小卖部买点东西。

马上到家门口却要停车,赵昆伦并不理解原因,但依然按照要求停下车辆。女生买完东西后走到驾驶侧拉开车门,将一瓶可乐、一袋面包和一份零食递给了他,跟他说“师傅你开夜班辛苦了”,然后自己走回了小区。

“我第一次遇到这种事,心里很感动。”赵昆伦说,这是去年让他记忆最深刻的事情。

“看着他到家我才放心”

做网约车司机的这两年多,赵昆伦每天都在见证不同的人生片段。

去年有位年轻的女性乘客上车后就开始给男友打电话。“两个人好像要闹分手。”赵昆伦回忆道。挂掉电话之后,女生情绪明显低落,过了一会她直接问赵昆伦,“你相信爱情么?”

面对这样一个抽象的话题,赵昆伦有些不知从哪说起。开车是赵昆伦的强项,但他并不擅长聊情感问题,不过他还是努力安抚女生。“肯定要劝和不劝分嘛。”

在赵昆伦接送过的乘客中,女性用户并不少见。尤其是夜晚出行,很多女乘客出于安全考虑,倾向于使用专车。滴滴专车上配有摄像头,司机有任何违规行为,都会被记录下来。

赵昆伦告诉《中国企业家》,平台对专车司机的监管非常严格,“我们不能主动跟乘客搭话”,如果专车司机因为骚扰性举动被乘客举报,将面临封号和永不录用的处罚。

对于网约车司机来说,半夜遇到喝醉的人是很常见的事情。

去年某个夏天的夜晚,赵昆伦遇到过一名醉酒的乘客,他的朋友帮他叫车之后,并未告知赵昆伦详细地址,只给了个大概范围。

赵昆伦只能硬着头皮“先开过去再说”。送到目的地附近之后,醉酒的乘客怎么叫都叫不醒,赵昆伦只能在同一个区域内反复绕圈。乘客醒来之后,赵昆伦将车停在旁边,直到他走进小区才驱车离开。

“大晚上的,他又喝醉了,我得看着他到家才放心。”在赵昆伦看来,乘客选择了自己的服务,就要保障他们的安全。

烦恼的事情也不少,最困扰网约车司机的就是乘客给的差评。

去年有一位乘客怀里抱着猫去三里屯,上车前赵昆伦再三询问宠物是否掉毛,得到的答复都是不掉,“我本来可以拒绝这个单子,但还是相信了她”。

结果乘客下车之后,赵昆伦发现车里到处都是猫毛,“我肯定也不能说什么,不然她可能给我差评”。

行程结束之后,赵昆伦关掉手机软件,把车停在路边,拿出清扫工具收拾了半个多小时才重新接单。

“我正好也回趟家”

去年赵昆伦接到的最大一笔订单,是从北京延庆区到河北固安,一共接近200公里的路程。打车的乘客在延庆医院看完家属之后,需要返回固安的家中。

赵昆伦下午5点多接到订单,空驶近一百公里去接乘客。行驶过程中道路状况比较拥堵,订单结束时已经是晚上11点钟。

经历连续6小时驾驶的赵昆伦并不觉得辛苦,“我正好也回趟家”。

赵昆伦是固安人,今年四十岁,自己留在北京工作,妻子和两个孩子陪同父母在当地生活。每周车牌限号的那天,赵昆伦便赶回固安陪家人,其余时间他都要出车接单。

这种工作在北京,家人在外地的情况,在网约车司机中并不少见。

开专车之前,赵昆伦干了十几年汽车修理和美容装饰工作。2018年,他所在的厂子效益每况愈下,而自己又刚刚买了一辆新车,经开网约车的弟弟推荐,他加入滴滴司机大军。

开网约车赚多赚少全凭个人付出,是一份时间相对自由的工作。但赵昆伦平时并没有什么娱乐生活,他每天收车回家之后,“刷会手机就睡觉了,第二天还要早起出车,不能太累”。

但最开始入行的时候,他每天工作很累,收入却并不高,“我开始那会不太会拉单子”。现在的赵昆伦已经习惯了开专车的节奏,熟知哪个时间段去哪片区域接单成功的几率更高。

专车用户的客单价相对较高,主力人群是写字楼的加班白领、半夜出行的女性乘客以及消费能力较高的用户。

周一到周五的工作日,后厂村、望京和国贸等白领聚集的区域是赵昆伦最喜欢去的地方。“很多公司晚上9点以后打车可以报销,这种地方经常有大单子。”

赵昆伦住在北京城南的一个村庄内,住宿费一个月1500元,每月基本生活开销加上油钱大概在5000元左右。

扣除这些费用,赵昆伦每个月能拿到一万出头的收入。即便疫情突袭,也没有对他的收入产生太大影响。在同一个小队里,有同事每个月的收入甚至高出赵昆伦接近一倍。

不过赵昆伦对目前的生活状况非常满意,他了解汽车,这份可以自由支配时间的工作让他减缓了生活节奏,还能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为社会急需贡献一份力量。

赵昆伦很享受这份工作,也非常健谈。在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前一天,他还和几名网约车司机一起参加了某视频平台录制的节目。他所属小队的队长,是滴滴评选的金牌司机之一,这令他非常自豪。

在赵昆伦的新年愿望里,并没有升职加薪这样的念头。“希望身体健康吧,”赵昆伦思考了片刻回答道,“如果人工客服的服务能再好一些,就更好了。”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