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艾科技转型遇阻亏17亿 高怀雪家族累计套现21亿

  • A+
所属分类:明星体育

长江商报消息 ●长江商报记者 魏度

经营业绩承压,实控人再抛减持计划,吉艾科技正遭遇雪上加霜之困。

3月9日晚,吉艾科技发布两份与减持相关的公告。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高怀雪已经于3月5日、8日合计减持3515万股,未来三个月内,还打算减持不超过886.12万股。

2012年4月10日,吉艾科技在深交所创业板挂牌上市。当时,黄文帜及妻子高怀雪、儿子徐博合计持有公司65.89%股权。从2016年开始,这家人就开始疯狂减持套现。目前,一家三口的持股比例可能最多只有22.52%。

长江商报记者根据披露的减持信息粗略计算,高怀雪一家通过二级市场减持累计套现约达21亿元。

大股东如此大规模减持套现,或是因公司经营业绩不堪。

吉艾科技原本主要从事油炼化业务及石油设备研发、制造等,2016年,公司转型至资产管理行业,似乎实现了华丽转身。

不过,近两年,吉艾科技经营面临较大困难。继2019年亏损近12亿元,2020年,公司预计亏损金额超过5亿元,两年将合计亏损17亿元。

全年预亏超过5亿

全身心向资产管理行业进军后,吉艾科技并未收获漂亮的经营业绩,反而是持续承压。

今年1月21日,吉艾科技发布2020年度业绩预告,公司预计,全年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简称净利润)为亏损5亿元至6.10亿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简称扣非净利润)为亏损4.92亿元至6.02亿元。这意味着,2020年度,公司亏损的金额要超过5亿元。

去年三季报显示,前三季度,吉艾科技实现营业收入-0.10亿元、净利润-4.43亿元、扣非净利润-4.46亿元。从营收来看,公司基本上没有开展业务。

目前,吉艾科技主要从事资产管理业务,收购不良资产并进行处置,参与相关公司重组,对相关资产进行管理,从中获取收益。

针对全年预亏超过5亿元的经营状况,吉艾科技解释称,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公司经营情况受到较大冲击。公司所持有债权资产之底层资产的重整及处置工作,受限于各地的各类防疫措施,于上半年基本处于停滞状态,直至三季度才有所好转。因底层资产的处置未达预期,公司未确认相关债权资产的摊余收入,导致业务毛利大幅减少。与此同时,公司前三季度响应疫情防控要求,未能有效开展资产的处置和交付工作,直到四季度才开始集中办理资产交付手续,因此,抵债资产处置规模较上年同期大幅减少。

此外,公司对各项债权及资产进行减值测试后,对应收款项、交易性金融资产、固定资产及其他流动资产等计提减值,对净利润产生了影响。

如果说2020年大幅亏损是受疫情影响勉强可以接受,但在2019年,吉艾科技也出现大幅亏损。

年报显示,2019年,吉艾科技实现营业收入11.82亿元,同比增长37.03%,净利润为-11.91亿元,同比下降713.09%,扣非净利润为-12.05亿元,同比下降991.26%。

吉艾科技原本是一家从事油服、保障服务的公司,2012年上市后,经营业绩不佳。2012年至2015年,公司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为1.03亿元、0.73亿元、0.86亿元、0.74亿元,同比变动4.33%、-29.01%、16.78%、-13.18%,波动明显。

2016年,是吉艾科技的转折之年。当年,公司亏损4.39亿元,这也是其上市以来的首次亏损。也是这一年开始,公司大规模转型,向资产管理行业进军。

单纯从经营业绩看,转型之后,好日子只过了一年。2017年,公司净利润达2.12亿元,2018年净利润下降至1.94亿元,2019年为巨亏。

2019年大幅亏损,源于资产减值损失。根据2019年度利润表,当年,公司资产减值损失(含信用减值损失)为12.32亿元。

综上,2019年、2020年,吉艾科技合计将亏损约17亿元。

股价跌八成市值仅20亿

经营业绩惨淡,实际控制人大规模减持,吉艾科技的股价因此大幅下跌。

2016年11月,吉艾科技开启全面转型之旅。产业转型刺激着公司股价大幅上涨。

以后复权价计算,2016年5月,吉艾科技股价在40元左右,到2017年初,其股价最高达109.83元/股。随后有所波动,到2018年4月,股价还在90元之上。

近年来,随着经营业绩变脸,公司股价不断下跌。至今年3月,股价跌至17.70元/股,较2017年初的高峰下跌约83.88%。目前,公司市值只有20.91亿元。

公司接连大幅亏损、股价跌入谷底,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不仅似乎丝毫不受影响,反而获利颇丰。

吉艾科技成立于2006年5月15日,由黄文帜、高怀雪夫妇投资创立。6年后,吉艾科技登陆创业板。

2016年,既是吉艾科技上市后的首个亏损之年,也是公司全面转型之年,更是黄文帜、高怀雪减持套现之年。

当年8月31日,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黄文帜通过大宗交易减持2172.75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5%,一次性套现约3亿元。减持之前,黄文帜持有公司28.99%股权。

接下来的一个月,黄文帜完成了所持股份的清仓计划。9月6日、8日,黄文帜通过两次在二级市场减持,分别套现约1.76亿元、1.42亿元。

9月13日,其在二级市场将所持公司800多万股减持,套现约1.20亿元。此后,其将所持股份通过二级市场减持方式全部转让给妻子高怀雪。至此,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变更为高怀雪,其儿子徐博为其一致行动人。

高怀雪也在积极减持。2016年2月2日、4日,高怀雪通过减持分别套现约0.60亿元、1.80亿元。

到了2018年,为了推动公司转型,引进AMC业务经营团队,同时激励AMC团队,高怀雪继续上演减持戏码。当年1月5日、17日,其分别向公司员工以及总经理姚庆等大规模减持,分别套现约1.17亿元、5.02亿元。

2019年,为了支撑公司发展,高怀雪又减持了亿元左右,其中0.82亿元借给上市公司公司使用。

去年5月19日,高怀雪还计划将所持公司19.66%股权协议转让,以实现让出公司控制权,交易价格为5.40亿元。目前,这一计划尚未完成。

去年9月至今年3月,高怀雪又进行多次减持。截至目前,其持股比降至18.70%。

去年6月,徐博也开始减持,其在6月24日、7月13日相继减持套现0.88亿元、0.44亿元,合计为1.32亿元。徐博持股比降至5%以下,后续是否进行了减持操作,公司没有披露。

上市之初,高怀雪一家三口合计持有公司65.89%,如今,持股比最多只有22.52%,通过减持持股减少了43.37个百分点。

据长江商报记者粗略统计,通过上述减持,高怀雪一家三口合计套现约为21亿元。

3月9日,吉艾科技披露,未来三个月,高怀雪计划再减持不超过1%股权。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