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嫌二选一,美团遭遇反垄断立案调查

  • A+
所属分类:亚洲足球赛

近日,市场监管总局根据举报,依法对美团实施“二选一”等涉嫌垄断行为立案调查。

更新:美团回应被立案:将积极配合监管部门调查

美团称,今日接到国家市场监管总局通知,依法对美团涉嫌垄断行为立案调查。公司将积极配合监管部门调查,进一步提升业务合规管理水平,保障用户以及各方主体合法权益,促进行业长期健康发展,切实履行社会责任。目前公司各项业务一切正常。

相关阅读:

美团、饿了么因二选一被法院判赔,涉调高费率等限制商家行为

因涉及不正当竞争行为,强制商户“二选一”,美团、饿了么分别被法院判赔。南都记者4月14日获悉,江苏省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就美团的不正当竞争行为,近日判决北京三快科技有限公司赔偿上海拉扎斯信息科技有限公司(饿了么)共计约35.2万元。

另一边,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就上海拉扎斯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温州分公司存在的不正当竞争行为,4月7日判决其赔偿北京三快在线科技有限公司(美团外卖)经济损失8万元。

判决书显示,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美团方面涉不正当竞争行为的主要依据是,其与饿了么的用户群体高度一致,并且在争夺商户、消费者亦存在此消彼长的竞争利益,具有直接竞争关系。美团方面以调高费率、置休服务、设置不合理交易条件限制、阻碍商户与其竞争对手“饿了么”交易,排挤竞争,拉扎斯公司必然因此损失流量、丧失订单而遭受损失。

南都记者查阅判决书细节获悉,美团方面曾要求商家下架在饿了么的店铺,如果拒绝下架,则需重新签约,费率从18%上调至25%;针对不重新签约且不下架店铺的商家,置休其服务,让商家无法在美团平台正常经营。另外,针对个别反映强烈的商家,美团先后采取在高峰期停止平台店铺显示、置休服务、将起送金额调高至500元/单,配送费用调高为50元/单,配送范围缩小至500米等手段阻碍商家与消费者之间建立正常的交易关系。

值得一提的是,上述案件法院认为应适用2018年1月1日起实施的《反不正当竞争法》对三快科技公司淮安分公司的被诉行为作出评价。

另外,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饿了么的不正当竞争行为的认定理由与上述案件有一定的相似性。判决书显示,由于两个平台在客户群体、经营模式、配送范围等方面高度一致,因此在争夺有限市场内的入驻商户、消费群体上存在此消彼长的竞争利益,具有直接竞争关系。

从市场监督管理部门调查材料可知,拉扎斯公司温州分公司要求用户关闭美团外卖平台经营者合法提供的服务,逼迫商户与其签订独家合作协议来排挤其他经营者的竞争,迫使商户不得不在美团外卖、饿了么等平台之间做出选择。

在遭到商户明确拒绝的情况下,通过后台操作的技术手段关闭涉案商户在饿了么平台上的店铺,在商户投诉后才予以恢复上架。该行为严重违背了商户的真实意愿, 限制了商户对销售渠道的自主选择权,损害了商户的商业利益。

值得注意的是,法院对于此案还考虑到了本地市场的有限规模。判决书显示,基于温州市龙湾区外卖市场的有限性、相对封闭性,以及外卖平台在客户群体、经营模式、配送范围等方面高度近似性, 饿了么平台的上述行为将会严重妨碍、破坏美团外卖等其他外卖平台经营者合法提供的网络服务的正常运行,造成美团外卖平台已获得或者本应获得的商户及消费群体的流失,导致该平台竞争力与市场占有率的下降。

值得注意的是,有关监管部门对平台企业“二选一”问题愈发关注,同时也采取了更积极的执法态度。

昨日,市场监管总局会同中央网信办、税务总局召开互联网平台企业行政指导会。强调平台经济“二选一”问题,指出强迫实施“二选一”行为限制市场竞争,遏制创新发展,损害平台内经营者和消费者利益,危害极大,必须坚决根治。

两日前,上海市市场监管总局发布通告,依法对上海食派士商贸发展有限公司在互联网餐饮外送平台服务市场实施“二选一”垄断行为作出行政处罚,罚款116.86万元。

采写 :南都记者 徐冰倩

北京三快在线科技有限公司(美团)依法合规经营承诺书

为推动平台经济持续健康发展,保障广大消费者、平台经济各方主体合法权益,维护互联网领域良好消费环境和公平竞争秩序,我们郑重承诺:

自觉维护行业市场秩序。恪守社会公德和商业道德,树立企业良好经营价值观。尊重平台内经营者自主选择权,不通过不合理限制等措施强制要求商户“二选一”,不利用技术手段等实施垄断协议和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行为排除、限制市场竞争,依法履行经营者集中申报义务。不开展不正当竞争、价格违法和发布违法广告等行为,支持市场监管部门监管执法工作,接受社会监督。一旦发现违法行为线索,及时向监管部门举报,积极配合调查处理。

有效强化自身合规管理。严格遵守法律法规,落实平台法律责任,进一步完善平台合规体系,加强对企业员工等开展合规培训,强化日常经营自查,通畅投诉渠道。对平台内经营者刷单炒信、虚假宣传、销售假冒伪劣商品等行为,依法严格规范和有效治理。加强商品质量管理,严格履行食品安全保障义务和知识产权保护义务。

切实维护消费者合法权益,保障消费者知情权和选择权。为消费者提供符合要求的商品与服务,加快建设健全在线消费纠纷解决等机制,及时妥善处理消费者投诉举报。不非法收集和滥用个人信息,严格按照法律法规要求保护个人隐私。

我们将把共识化为行动,将承诺践行到底,努力营造更加安全放心、公平有序的网络市场环境。

北京三快在线科技有限公司

2021年4月13日

https://www.163.com/dy/article/G6F4V1CP0539ARRF.html

雷达财经出品 文|李万民 |深海

3月26日,美团发布2020年度业绩公告。业绩公告显示,美团2020年全年实现总收入1147.95亿元,同比增长17.7%;实现经营溢利总额43.3亿元,同比增长61.6%。

餐饮外卖是美团的基本盘。在疫情来袭的2020年,美团的到店、酒店及旅游业务增长暂时陷入停滞,而餐饮外卖业务则获得了相对较快的增长,收入达到662.65亿元,同比增长20.8%;经营溢利达到28.33亿元,同比增长达100.1%。盈利的增长速度,远快于收入的增长速度。

雷达财经注意到,2020年,美团外卖佣金高达585.92亿元。而在疫情期间,多地餐饮协会发文称,美团佣金过高。

而单个骑手能够从美团获得的收入跟往年相比变化并不大,在2月末还因为“千元喜茶订单配送费仅5元”而一度引发关注。而在骑手之外,还有用户爆料美团大数据“杀熟”,有商家指责美团垄断定价,佣金过高。

餐饮外卖经营溢利同比翻倍,多地餐饮协会炮轰高佣金

3月26日,美团发布2020年度业绩公告。业绩公告显示,美团2020年全年实现总收入1147.95亿元,同比增长17.7%;实现经营溢利总额43.3亿元,同比增长61.6%。

分业务来看,2020年由于受到疫情影响,到店、酒店及旅游业务收入与经营溢利“双降”,分别同比下降4.6%、2.6%。与之相比,受益于2020年疫情期间的需求增长,餐饮外卖业务依然获得了可观的增长,2020年收入达到662.65亿元,同比增长20.8%;经营溢利达到28.33亿元,同比增长达100.1%。另外,2020年新业务及其他收入达到272.77亿元,同比增长33.6%;但经营亏损也在扩大,达到108.55亿元,同比增长60.8%。

外卖被外界视为美团的基本盘,即使在新业务获得快速增长的2020年,餐饮外卖占据总收入的比重依然达到了57.73%,牢牢占据第一大营收支柱地位。截至2020年末,共有950万名外卖骑手通过美团平台增收,其中包括约230万名来自贫困地区的骑手。

从交易金额和笔数来看,2020年美团餐饮外卖交易金额达到4888.51亿元,同比增长达24.5%;餐饮外卖交易笔数达到101.47亿笔,同比增长达16.3%。交易金额的增长速度明显高于交易笔数的增长速度,每笔餐饮外卖业务订单的平均价值同比增长7%至48.2元。

年报显示,美团的餐饮外卖业务主要通过两种方式变现,一种是佣金收入,还有一种是在线营销服务收入,其中佣金收入占据了绝大部分份额。2020年,公司全部佣金为742.13亿元,其中外卖佣金高达585.92亿元。

去年疫情爆发后,多地餐饮协会发文炮轰高佣金。

2020年2月21日,南充市火锅协会网上致信当地市长信箱,举报美团疫情期间涉嫌涨佣金、垄断经营及不正当竞争的行为。

南充市火锅协会称,美团涉嫌在疫情期间提高佣金。上线的外卖商家从8%的扣点在短时间内停止了,且在一夜之间上调到20%的扣点,同时还必须要参加优惠30%-50%的平台活动,以此来活跃平台的流量,另外还要承担一定金额的配送费用。

2月18日,重庆市工商联餐饮商会1987家企业联合发出公函,呼吁美团点评、饿了么等平台公司减免佣金。2月20日,河北省饭烹协发布《致电商平台的公开信》,呼吁美团、饿了么等降低外卖佣金费率,“在全民抗疫时期积极承担起社会责任”。

2月22日,云南省餐饮与美食行业协会发布公开信,代表省内22万余家餐饮企业,呼吁美团等外卖平台“尽快出台包括降低外卖佣金费率在内的各项餐饮扶持措施”。

2月24日,山东省多个餐饮协会代表山东全体餐饮成员,联名向外卖APP呼吁降佣金。山东餐饮协会表示,美团23%的佣金额对中小型企业来说实在难以承担。山东餐饮希望美团能减少部分佣金,给小微餐饮企业一条活路。

去年4月10日,广东餐饮协会官微发布《广东餐饮行业致美团外卖联名交涉函》,其中指出美团外卖向餐饮企业收取的高额外卖佣金,已超过餐饮企业承受极限。并指责美团涉嫌实施垄断定价,新开餐饮商户佣金最高达26%,已大大超过了广大餐饮商家忍受的临界点。

美团在后续的回应中称2019年八成以上商户佣金在10%-20%,真实的数字远低于各种传言和想象。但广东餐饮协会很快又公开了海丰县小餐饮行业协会的一份报告,报告显示,海丰县166家商家中,有大约120家上了架美团外卖平台,2019年,120家商家中无一佣金抽成低于20%。

配送费问题屡受关注:用户指责“杀熟”,骑手抱怨“赚的少”

收取高佣金的美团,骑手的收入怎么样?

2020年,在美团平台上获得收入的骑手上升到了470万人,同比增长达17.88%。与之相比,美团在餐饮外卖骑手身上花费的成本,从2019年的410.42亿元上升至486.92亿元,同比增长达18.64%。从两项数据的增长速度来看,美团在单个外卖骑手身上所花费的成本没有太大变化。照此计算,2020年美团平均在每个外卖骑手身上花费的成本约为10360元。

外卖骑手与平台之间的矛盾由来已久,二者的“博弈”当中,配送费问题往往成为一大核心关注点。今年2月末,广州一名美团外卖小哥视频吐槽,自己送1000元的喜茶订单,配送费才5块钱,喊话美团“你能再恶心一点吗?”,“你是怎么想的”。相关话题一度冲上微博热搜榜前五。虽然后续该外卖骑手又进行了澄清,表示是自己看错“误导大家了”,真实的配送费是“9块4,加上大额订单5块钱。”但雷达财经梳理后发现,此类事情也并非孤例,有人还称自己送过50杯大杯奶茶,配送费却跟一杯奶茶一样。

配送费问题,不仅是骑手关注的焦点,有时也被部分用户扒出“猫腻”。去年12月,“漂移神父”以一篇《我被美团会员割了韭菜》爆料美团“大数据杀熟”。文章中,“漂移神父”表示,自己经常点的一家驴肉火烧外卖,配送费在开通美团会员前没有超过3元,开通美团会员后反而变成了6元,而在另一个没有开通美团会员的手机上,仅有2元。美团在后续回复中以软件定位存在定位缓存,导致配送费预估不准进行解释,并称实际下单仍会按照真实配送地址准确计算,不受影响。但“漂移神父”本人对此回应表示无法接受,认为无法说服自己。在黑猫投诉上以“美团”+“杀熟”搜索,可获得137条结果。

历经十年发展,美团已经成长为一家互联网巨头,被外界视为“基础设施”。2020年,美团营收破千亿,迈向下一个十年。在高速发展之余,美团能否更好地兼顾到骑手、用户、商家的利益?雷达财经将持续关注。

(责任编辑:王凤枝_NT2541)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