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动穷人的奶酪:所有的割韭菜,最后都有代价

  • A+
所属分类:明星体育

来源:南风窗

原标题:不要惦记穷人的白菜

作者/李寻欢

2020年的中国产业圈里,至少有3个标志性的事件值得被历史铭记:蚂蚁暂停IPO、蛋壳公寓爆雷和P2P清零。

前面几年,还有一系列的P2P爆雷事件,一直在做铺垫。

这是一种后果。

互联网的产业创新,是过去10年里中国经济和社会发展的亮色。通过宽松政策的鼓励,中国开创了全新的发展局面,几乎大部分社会生活都完成了数字化,相当一部分经济活动被搬迁到了虚拟平台。中国的互联网产业,也实现了弯道超车,走到了世界的最前沿。

邓小平那句形象的话语——“摸着石头过河”,依然适用于今日。摸索得到了惊喜,开拓了新的局面,同时也包含着试错的意味,错了就会有苦果。

2020年就是苦果集中出现的一年。

P2P的接连爆雷,蛋壳公寓酝酿的社会后果,与蚂蚁暂停IPO之间,有着内在的线索联系。这条线索就是,在互联网的应用领域,中国支付了代价,发展思路和监管逻辑都变得清晰了起来。

互联网无远弗届的特点,决定了它触及新的用户的边际成本很低,而且越来越低。

所以,只要是做平台的企业,都有一种无限扩张的冲动。在资本支持下的这种冲动,把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都卷了进去,一旦出问题,后果就很严重。

出问题的企业,主要是模式本身有问题,比如P2P,打着普惠金融的旗号,遮人耳目,事实上就是一个个庞氏骗局,击鼓传花的游戏,爆雷是必然的。也有一部分是模式本身不违法,但不加控制地扩张、寅吃卯粮的短视主义,最终撑破了外壳,碎裂一地,蛋壳公寓为代表的租房平台出问题,就是代表。

后果之所以严重,是因为被平台的问题所裹挟的,主要是一些普通百姓,社会中下阶层,也叫穷人。

不要动穷人的奶酪,这应该是在中国做企业的一个信条。不能给他们雪中送炭就算了,千万不要试图去转移他们仅有的一点财富。所有的割韭菜,最后都有代价,这一点确凿无疑。

新的业态下,几乎所有的企业风险最后都会转化为社会风险,而一旦突破承受能力,就会有一大批人欲哭无泪。所以,互联网企业一定要认清机遇与风险的边界,财富的突然聚敛能够迅速造就一批富豪,但多数的钱并不是他们自己的钱,某种意义上具有强烈的社会信托色彩,因此更须谨慎,不可自我膨胀。

在今天,人只要有钱,就能把一切合理化。

用尊敬的态度举个不恭敬的例子:马云先生刚开始创业的时候,大家都觉得他“奇丑无比”,而今天,怎么看都挺顺眼。

一个人的经济能力,强大到足以扭转审美,其他问题,就更不在话下。“胜者为王”,而货币是胜负的标志,所以拥有货币会让人变得自大,这一点环顾一周,所在皆是。成功的人不但会成为某个领域的“教父”,还会成为“思想家”“社会良心”甚至“国民老公”。

不要把生意看作是不断地借到更多的钱,不要把商业行为转变为一种财富转移机制,不要拿穷人的钱去做没有天花板的冒险,这是一条铁律。

已经付出代价的人,因为这个,将要付出代价的人,也会因为这个。

底线思维

2018年5月份,那个叫“云联惠”的庞氏骗局垮塌,负责人进了监狱。

当年2月份,我的一个姨妈给我打电话,说有亲戚在做云联惠,交几千元,半年后就能提一辆十几万元的小轿车,因为我是家里的知识分子,所以来询问我的意见。

我的建议就是,不要信,离他远点,他迟早进监狱。挂了电话,另一个姨妈又来了,还是同一个问题。我说半年之内,一定出问题。

事实应验。

我没有强大的经济学修养,更没有萨满能力,只是看到,当这种所谓“业务”渗透到了农村的时候,它就失去了一切存在的理由,或者说,再也没有“试错”空间了。理由很简单,中国正在努力消灭农村的绝对贫困,而云联惠这个发端于城市的骗子把割韭菜的尖刀伸向了农村,这等于是自我终结。

底线,是绝对不能去碰的。

我们今天在各种渠道都会听到“底线思维”这个词,但真正具有底线思维的人并不多。

云联惠的董事长黄明,最后就是栽在这个问题上。当然,他本身所做的“业务”就是骗局,从一开始就是违法行为,所以还不能代表企业家,但他的结局依旧足为殷鉴。

做互联网企业,一般来说都会裹挟大众,在经营的可持续性方面一定要慎之又慎。

因为企业的不可持续,中途出问题,会连累整个社会。一旦连累社会,没有人能跑得掉。

这是今天做企业和以前大不一样的地方。以前一家实体企业的倒闭,受损最惨重的是供应商,欲哭无泪的事例见得多了,但人数毕竟很少;而今天,一家互联网平台企业,不用倒闭,只要出现了可持续性问题,整个社会就要跟着遭殃。

后者,ofo、摩拜都是例子,多少人的押金已经打了水漂。他们都是互联网产业创新的先锋,曾经风靡一时,被风投无比看好,不惜烧钱大战。

一开始,最重要的矛盾表现在社会秩序方面—自行车的胡乱停放问题。多年前我曾写过文章分析,它们的成功严重依赖一个手段—把最大的成本转嫁给社会,所以对这种创新,不太看好。在它们仍然红火的时候,我们就经常看到共享单车挂在树上,泡在河里,以及堆在垃圾桶旁边。

所有依靠向社会释放负外部性而存活的互联网企业,都不可持续。ofo、摩拜最终不是死在这一点上,而是死在资金链问题上。其实,在它们退出之前,已经有很多人注意到,它们存在一个资金池,把用户的押金当作扩张资本,甚至涉及一些金融运作。

致命的问题就出现了。

割不得的韭菜

今天做企业,互联网企业,往往有一个特点,那就是你所掌握的钱,并不是你的钱。这一点极大区别于传统实体企业。

这也可以认为是金融的意义,金融就是能让那些有能力造福社会的人,获得四面八方的经济支持。股市的存在,就是这样的道理。

但是,怎么使用这些别人的钱,今天变得尤其重要。风投的钱,随便折腾,但老百姓的钱,不能随便。糟糕的是,很多互联网企业,今天就是用对待风投的态度,来对待老百姓。

风投输得起,对输有预期,正是对风险的预期,决定了它的高回报。但老百姓输不起,对输也没有预期,并且他们多数情况下只是购买服务,并不指望回报。

这就决定了这是两种不同性质的钱。混为一谈,必然出问题,比如蛋壳公寓。

蛋壳公寓,一次性收取租户的长期租金,而对房东按月结算,利用(或者就是设计)这种规模巨大的资金滞留,来进行无限扩张。份额就是王道,这是互联网企业一贯的座右铭。等它出问题的时候,几十万人遭殃。

租客交了房租,甚至办理了贷款,但房子却无法再住;而房东也很无辜,租金不到位,肯定要赶人;承接贷款的银行也损失惨重了,租客拒绝偿付,或者无力偿付,一堆烂账。

今天在互联网上做生意,就是会牵一发而动全身。

1905年,孙中山先生的“节制资本”思想就开始萌芽,他认为中国应该采取欧洲的生产方式,但要避免其种种弊端。后来,“节制资本”与“平均地权”一起成为民生主义的两大纲领。

不加节制的资本就是一个饕餮怪兽,它是一个魔术师,能够凭空变出货币,也是一个吞金兽,可以消灭货币。

有些人的货币,消灭不得,比如蛋壳的租客们。

那都是一些刚毕业不久的年轻人,他们需要的是扶持,而不是割韭菜。这些人是社会创造力的希望,也是社会消费力的希望。让他们身负重债、无枝可依,这就直接与国家发展战略相抵触。

经济发展的客观状况以及复杂难测的外部环境,驱动着中国经济从过去40多年来的以外循环为主转向以内循环为主。内循环得以形成和完善,首先要依赖国民的消费力,其次还要提升科技创新能力。而这两者,希望都主要寄托在年轻人身上。   

滋养国民消费力,拉动人的刚需,是新的经济发展战略得以顺利推进的基础。可以预见,任何可能削弱这一基础的商业冒险行为,都会成为监管力量的重点关注对象。

往事不可追,来者犹可谏。

一两年后再回首,会有一些新的失败案例出现,那时就会发现,镣铐锒铛者,有多少是因为触碰了这一底线。

金融别玩过界

一些互联网大平台,现在正把手伸向社区的卖菜生意,引起了舆论关注。普通人其实很敏感,他们担心很多原本从事肉菜行业的社会底层人口,又要面临失业和再就业的问题。

有经济学者认为,这样的批评毫无道理,平台其实是在解决中国流通系统的最后一公里的问题,整合的、高效的流通,将会削减中间成本,降低菜价,造福百姓。

单纯从产业和科技的角度思考问题,这个道理没错。

但这同时是一个社会领域的问题。前方提及,互联网产业会席卷社会生活。过去的实体商业交易,是单纯的交易行为,而今天的互联网生意,经常是在交易生活。因此我们还必须再次提醒,越是涉及鸡毛蒜皮的百姓生活的生意,越要谨慎,保守一点没有坏处。

就卖菜问题来说,互联网平台试图涉足,一定要充分重视两个问题。

一是有意识地防止自己获取垄断地位。

菜篮子,某种意义上是一个政治工程,因为它涉及社会底层稳定的问题。2019、2020年的肉价问题,中国政府如此重视,就是因为这事关民生之大,是核心问题、民心问题,绝对不能掉以轻心。

对菜篮子的垄断,哪怕是区域性垄断,都会让整个社会提心吊胆。粗俗一点讲,今天的现实就是,商业之手,已经摸到人的身体上来了,不要乱摸。垄断可能导致控制,也可能导致大面积的供应出问题,这些都超出了社会价值观所能容忍的限度。

这一次,份额不是王道。

二是千万不要金融化。

蛋壳已经给了一个深刻的教训。当商业之手所触及的领域越来越生活化,商业出问题,危及的就是普通人的生存问题。把未来现金流金融化,再把套出来的钱款用于扩张或者其他用途,一旦出问题,就可能摧毁很多人的短期生活。

通过对2020年的盘点和总结,我们认为,这种行为不会再被容忍。

没有“大到不能倒”

蚂蚁暂缓上市,是因为技术原因。

明面上,所有的合规问题,都是技术原因。但你真的相信没有其他考量吗?互联网平台反垄断新规,其实已经暗示得非常明显。

互联网经济的发展,除了基本的科技能力、国内市场容量之外,主要是政策宽容的结果。在这个领域,政策从来不是紧箍咒,否则也不会有那么多爆雷事件的发生,有收获有教训,“摸着石头过河”的话语背后本身就包含得失衡量。

成功者不能把所有的成功都完全归因于个人的聪明才智。巨大的国内市场、鼓励尝试的政策方针、中国人对新事物的热情,都是与企业家个人无关却又非常关键的因素。

有的成功的企业家,的确正在把所有的成功归因于自身,把所有有规模的业务运作视为天然正义,把所有的商业障碍视为思想不解放。他们有意识地把社会区分为先进与落后、进取与保守两部分,并把自己划入前者,从而取得对其他人的道德优势。

这样做太疯狂,离灰头土脸也就不远了。

以科技为名的平台小额贷款,把相当一部分年轻人推进了债务深渊。平台小额贷款几乎不顾个人信用,把钱借出去,目的在于支持自身系统之内的生意循环。我这里卖东西,你想要买东西,而你没有钱,没关系,我借给你。这就不但赚取了商品和服务交易的利润,而且还赚取了借款利息。

数字比纸币更不像钱,因此许多年轻人会无度消费,身负重债而不觉,提前透支了未来。透支未来还仅仅是一个现金流问题,事实上,这些人丧失的是眼前的机会。

有人会说,这是契约关系,你情我愿,合理合法。没错,但是要注意,这种契约关系,是在引导之下发生的。这是今天互联网金融与过去的借贷契约最大的区别。平台小额贷款总是给自己取一个语气非常轻松的名字,这呗那呗,营造出一种打白条好像不用还的心理环境,许多原本不必负债的人,因此而负债。

真正的普惠金融,是给予那些需要一点钱就能改观局面却又没有门路获得贷款的人以机会,其目的,在于帮助他们实现目标。可以肯定地说,这里面不包含欲望性消费。

以金融来支持欲望性消费的结果,是让相当一部分人陷入“瘫痪”,翻身乏力。这与普惠金融的真意,根本上背道而驰。

金融,一面是经济的血脉,另一面则是推动社会分化的最强大工具。后者,始终是一个期望公正的社会,最为警惕的对象。

我们这个社会,今天非常崇拜富人,但始终有一条不言而自在的底线在,那就是由社会性质所决定的战略方向—共同富裕。

战略的意思是,为了通往最终目标,可以前进,可以退却,可以直行,可以迂回,可以果断,可以坚忍,不以一时之得失,作为成败的衡量标准。人们可以在其中把握机会,获得成功,但为了成功或者成功之后,不能无视甚至攻击战略本身,否则一定要出事。

如果不能理解这种关系,那么只需要记住一句话:不要动穷人的奶酪。

在中国,没有“大到不能倒”这回事。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